"壞消息"來(lái)臨,該怎么辦?
來(lái)源:證券時(shí)報網(wǎng)作者:券商中國 屈紅燕2024-06-30 07:39

投資小紅書(shū)-第199期

消費股的兩大龍頭——貴州茅臺和青島啤酒最近都遭遇了“壞消息”的襲擊。

牛市中“壞消息”容易消化,熊市中“壞消息”卻是不能承受之重,突然而至的“壞消息”會(huì )令本來(lái)就疲弱的股價(jià)更是節節敗退。只要待在市場(chǎng)的時(shí)間足夠久,投資者一定都會(huì )碰到此類(lèi)情況,“壞消息”來(lái)臨時(shí)該怎么辦?

事實(shí)上,“壞消息”真真假假,投資者需要仔細分辨,且不說(shuō)有的“壞消息”本身就是假的,更何況即使是真的,“壞消息”對于某些投資者來(lái)說(shuō),也是能夠轉變成好事。

從歷史上看,巴菲特最善于利用股市中的“壞消息”獲取額外收益,伯克希爾所有的重倉股幾乎都是在某個(gè)上市公司遇到重大危機的背景下由巴菲特抄底買(mǎi)入的,如美國運通公司、政府雇員保險公司、《華盛頓郵報》公司、可口可樂(lè )公司、蘋(píng)果公司等。

但如果“壞消息”宣告著(zhù)公司基本面被損害,則無(wú)論股價(jià)多低,投資者都應當止損,及時(shí)認錯。歸根結底,對“壞消息”影響的判定來(lái)自于投資者對公司的理解力。

就當寄丟了一張“紅利”支票

“壞消息”往往帶來(lái)好價(jià)格。如果優(yōu)秀的公司遇到了暫時(shí)性的困難,資本市場(chǎng)往往會(huì )用夸大的方式過(guò)度反映其困難,股價(jià)被打至地板,而此時(shí)往往形成良好的買(mǎi)入“窗口期”,因為公司的基本面并無(wú)變化。

2008年9月,由于三聚氰胺事件的惡劣影響,伊利股份在兩個(gè)月的時(shí)間內一度大跌60%,次年伊利股份被ST,但如果投資者在伊利股份風(fēng)雨飄搖之際出手買(mǎi)入并持有至今,最高獲利約有60倍。

伊利股份在2008年年報中計提了所有損失,生產(chǎn)上此后采用了嚴格的標準,控制了多個(gè)優(yōu)質(zhì)奶源基地,再無(wú)查出三聚氰胺的添加,把壞事轉變成好事。

巴菲特和芒格所采用的思維方式值得借鑒:如果“壞消息”帶來(lái)的是一次性損失,無(wú)損于基本面,股市的過(guò)度反應則給理性投資者帶來(lái)足夠的安全邊際,伊利股份和運通公司便屬于這一類(lèi)。

1963年11月,美國運通發(fā)現倉庫因為別人的商業(yè)欺詐蒙受重大損失,這家倉庫屬于美國運通一家子公司,估計總損失額為1.5億美元。雪上加霜的是,此后不久,美國總統約翰·肯尼迪在達拉斯遭到刺殺。

幾乎所有人都處于恐慌之中,投資者唯恐避之不及,美國運通的股價(jià)被攔腰砍了一大半。美國運通的首席執行官克拉克打算補償倉庫的債權人6000萬(wàn)美元。這6000萬(wàn)美元的賠償甚至讓美國運通處于資不抵債的邊緣,美國運通能否幸存下來(lái)尚不清晰。

但巴菲特調查認為,美國運通的旅行支票及信用卡的使用量并不會(huì )下降,客戶(hù)們仍然信任美國運通公司,華爾街的污點(diǎn)沒(méi)有傳播到大街上。

巴菲特說(shuō):“在我看來(lái),那6000萬(wàn)美元就像本來(lái)應該發(fā)給股東的紅利,但不小心在郵寄途中丟了,我的意思是,如果公司宣布丟失了6000萬(wàn)美元紅利的話(huà),大家并不會(huì )感到大難臨頭?!卑头铺卦诓煌苿?dòng)股價(jià)的情況下,以亢奮的沖刺速度買(mǎi)入盡可能多的美國運通股票。1964年4月,巴菲特在這只股票上已經(jīng)投資了300萬(wàn)元,是其合伙公司的最大投資。

在三聚氰胺毒牛奶事件爆發(fā)后,伊利股份在2008年年報中計提存貨報廢損失8.85億元,存貨跌價(jià)損失2.35億元,導致伊利股份當年虧損16.87億元。這種一次性損失盡管當時(shí)看來(lái)非常嚴重,但依然無(wú)損于公司來(lái)年的盈利能力。2009年伊利股份就扭虧為盈,當年歸母凈利潤恢復為6.4億元,2010年歸母凈利潤為7.8億元,2011年歸母凈利潤為18億元。

當“壞消息”來(lái)臨之際,股價(jià)暴跌對投資者來(lái)說(shuō)很可能會(huì )形成巨大的安全邊際,這時(shí)候可以低價(jià)買(mǎi)入股票,實(shí)在是一種入市良機。當一家質(zhì)地優(yōu)秀的上市公司遇到暫時(shí)困難而出現股價(jià)下跌時(shí),就更是如此。雖然這時(shí)候它的股價(jià)在跌,可是從根本上看,這家公司的長(cháng)期盈利能力并沒(méi)有絲毫受到影響,一旦市場(chǎng)認識到這點(diǎn),其股價(jià)就會(huì )大幅上升,投資者就可以從中大賺一筆。

在巴菲特看來(lái),一家上市公司如果內在價(jià)值不變,只是遇到了暫時(shí)的困難,投資者就棄之不用,這完全是一種幼兒邏輯。

癌癥手術(shù)法

如果能夠通過(guò)手術(shù)的方式砍掉企業(yè)不健康的部分,也可以無(wú)損于企業(yè)的基本面,股價(jià)遲早會(huì )回歸,巴菲特買(mǎi)入的政府雇員保險公司便是此類(lèi)。

1976年年初,政府雇員保險公司宣布上一年度虧損額高達1.26億美元,1974年該公司的股票還曾創(chuàng )下每股42美元的紀錄,而如今已經(jīng)慘跌到每股4.875美元,深陷水深火熱之中。這是保險業(yè)的“泰坦尼克號事件”。

這一重大虧損的局面是因為政府雇員保險公司錯誤地放寬了只為最低風(fēng)險駕駛員承保的一貫做法,而保費和過(guò)去一樣低,高風(fēng)險駕駛員因為屢屢發(fā)生交通意外使得公司負擔的醫療費和汽車(chē)維修費大大上漲。

和20世紀60年代的美國運通一樣,政府雇員保險公司也是“一個(gè)正在經(jīng)歷暴風(fēng)雨洗禮的偉大企業(yè)”。但即便是在陰霾密布的時(shí)候,巴菲特也能預見(jiàn)暴風(fēng)雨后的艷陽(yáng)高照。伯克希爾投資了2500萬(wàn)美元買(mǎi)下了25%的股份。

在分析政府雇員保險公司的投資時(shí),芒格曾說(shuō)過(guò),“我們有許多終生都在挽救瀕臨倒閉企業(yè)的朋友,他們不約而同地使用下面的方法——我稱(chēng)之為‘癌癥手術(shù)法’。政府雇員保險公司的主業(yè)非常好——雖被其他的一片混亂所埋沒(méi),但仍然能夠運轉。由于被成功沖昏了頭腦,政府職員保險公司做了一些蠢事。他們錯誤地認為,因為他們賺了很多錢(qián),所以什么都懂,結果蒙受了慘重的損失”。

事實(shí)上,在政府雇員保險公司回歸到過(guò)去低成本運營(yíng)方式之后,它的優(yōu)勢并沒(méi)有改變,它的盈利能力重新煥發(fā)生機。

“在對上市公司分析的過(guò)程中,有些人即便在分析了幾周或幾個(gè)月之后,都沒(méi)有得出什么有見(jiàn)地的觀(guān)點(diǎn)。但本杰明·格雷厄姆的分析方法總是奏效——在經(jīng)歷一場(chǎng)金融風(fēng)暴后,上市公司的價(jià)值往往會(huì )增加,而且能夠更好地為人理解?!卑头铺卣f(shuō)。

每當優(yōu)秀公司股價(jià)暴跌時(shí),投資者更容易發(fā)現過(guò)去曾經(jīng)錯失的投資良機再次呈現在自己面前,優(yōu)秀公司也只有在這個(gè)時(shí)期才會(huì )出現難以置信的低價(jià)。

巴菲特認為,這些擁有悠久歷史的企業(yè)之所以能走到今天,本身就說(shuō)明了它們經(jīng)受住了歷史的考驗,它們的業(yè)務(wù)和業(yè)績(jì)表現相對穩定,最多只遇到一時(shí)困難發(fā)生嚴重危機,只要它們依然占據著(zhù)消費者的心智,總有一天能夠東山再起,從而給投資者帶來(lái)巨大的回報。

責任編輯: 李丹
聲明:證券時(shí)報力求信息真實(shí)、準確,文章提及內容僅供參考,不構成實(shí)質(zhì)性投資建議,據此操作風(fēng)險自擔
下載“證券時(shí)報”官方APP,或關(guān)注官方微信公眾號,即可隨時(shí)了解股市動(dòng)態(tài),洞察政策信息,把握財富機會(huì )。
網(wǎng)友評論
登錄后可以發(fā)言
發(fā)送
網(wǎng)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gè)人看法,并不表明證券時(shí)報立場(chǎng)
暫無(wú)評論
為你推薦
時(shí)報熱榜
換一換
    熱點(diǎn)視頻
    換一換